孙马村闸惊鸿一面

2021-10-17 21:20:00 来源:  作者: 李存

  □王永波

  在无棣县马颊河上有座远近闻名的防洪闸——孙马村拦河闸(因临小泊头镇孙马村,故取名孙马村闸)。

  由大济路回老家必经孙马村闸,每次匆匆而过未曾驻足。在我的印象中,孙马村闸就是一座普通的水闸,管理所就是一处看闸人办公、生活的院落。

  每次匆匆忙忙路过,忽略了宛若游龙的马颊河,更忽略了孙马村闸。我自认为无棣所有的河和闸,都知道,都熟悉,还有穿境而过的德惠新河、漳卫新河,白鹤观闸、胡道口闸、辛集闸。它们不仅是经无棣奔流入海的三大骨干干流,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海河流域治理河道根治水灾的见证。

  孙马村闸的气势很难与长江三峡大坝和千里淮河第一闸王家坝闸相提并论。没有它们开闸时那巨浪翻滚如万马奔腾、一泻千里之势,数里之外可听见咆哮声。三峡、王家坝闸不论是观其形还是闻其声,都让人惊心动魄,场面蔚为壮观,令人流连忘返。它们与水天相连,苍茫迷离,大气磅礴,惊涛激越。

  而孙马村闸该怎样去形容它呢?今年主汛期,我作为防汛抢险队中的一员,值守在大闸旁。阴霾的天空下,雷鸣隐约,除险加固后的孙马村闸以崭新的面貌傲然屹立于马颊河上。受上游强降雨的影响,径流洪水如脱缰的野马下泄而至。这里是马颊河源河南、过河北、到山东泄洪入渤海的最后一站,孙马村闸九孔闸门全部开启,奔涌的洪水穿闸而过,伴随着雷鸣,一路惊涛,滚滚东去。

  孙马村闸最大的魅力还在于它的内涵。当我再次回到孙马村闸值班,洪水已下泄平稳,闸前水位低于警戒水位。值守在大闸机房的工作人员,正扶梯走下闸来。近40个日夜的煎熬,黑瘦是必然的了,建民所长疲惫地眨着布满红丝的双眼,微张干裂的嘴唇:“来了……不陪你值班了,得睡会儿觉。”只有亲眼看见了这一切,你才对孙马村闸的丰富内涵有所感:人闸合一,战洪水、保民安。

初审编辑:刘蕊蕊

责任编辑:魏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百度